<var id="pilsw"></var>

  • <code id="pilsw"><rt id="pilsw"></rt></code>

      回到頂部
      當前位置: 主頁  >  品牌文化  >  酒鬼文化 > 包裝篇

      獨特的包裝設計
      ——開啟中國白酒陶瓷包裝時代



       
        酒鬼酒、內參酒、湘泉酒系列產品均由中國美術大師、“畫壇鬼才”黃永玉題名設計,是中國白酒包裝設計典范之作,開啟了中國白酒陶瓷包裝時代,在白酒品牌包裝上綜合呈現了中國白酒產品的造型之美、繪畫之美、詩詞之美、書法之美和意境之美,使承載中華民族文明史的陶器又一次燦爛于世。
             
        1983年2月,黃永玉回湘西老家,受湘西州輕工局之邀,參觀了吉首酒廠(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當時的吉首酒廠還是個小作坊,但憑著傳承千年的獨特釀制工藝,酒香馥郁,產品還僅在湘西州內流通,售價也只一塊七毛錢。黃永玉看到家鄉這等美酒居然走不出湘西,心里很不是滋味。離去時他只說了一句:“如果你們相信我,我就能幫助你們!”幾天后,黃永玉將設計好的湘泉酒瓶交給了吉首酒廠。
        湘泉酒瓶取材于湘西特有的紫砂陶,瓶體自然渾圓,呈土赭色,瓶身上簡潔地呈現著幾道被放大的弦紋,質地不細膩,瓶頸自然收縮,以紅紙做封口,麻繩做包扎,瓶身貼有紅底黑字“湘泉”。
        當時白酒業大行“洋氣”之風,面對這個比湘西土布還要土的家伙,大家對這個簡單而鄉氣的土陶酒瓶和包裝極不理解,有人甚至說 “不象酒瓶”。一是與時下流行的包裝格格不入;二是土陶酒瓶只能通過模型制造,屬異型陶瓷,造型、燒結都非常困難,看起來很土,但造價卻不低。
      面對著家鄉人的沉默和茫然,黃永玉只是淡淡地說,如果覺得不行,那就退給他。但如果要做,就按這個酒瓶去灌裝一批酒,他會是第一個購買者。
        經過反復討論,湘西州輕工局和吉首酒廠最終還是接受了黃永玉設計。新包裝的湘泉酒在一段時間后問世了,三箱新裝湘泉酒送到了北京。黃永玉用設計《猴票》所得稿費,把這三箱湘泉酒買了下來,他要拿這三箱湘泉酒,為家鄉做一點實事。很快,黃永玉把湘泉酒送進了北京飯店、大三元飯店和廣東省委招待所迎賓樓三處餐飲業的頂級場所,同時,他還在人民大會堂專門請了一次客,把自己的老朋友們都請來,一起品嘗自己家鄉的這種馥郁美酒。由于他的推薦和吉首酒廠所采取的贈飲方式,加上產自湖南湘西神秘之地,使得湘泉酒在很短的時間就在北京高影響力人群和高檔次場所有了很大影響。
        從此,湘泉酒開始供不應求。1992年,吉首酒廠更名為湘西湘泉酒總廠(1996年又改組為湘泉集團)。2011年12月,“湘泉”成為“中國馳名商標”。 
         
        湘泉酒的成功,壯大了吉首酒廠的實力,更增添了黃永玉對家鄉酒的信心,便和酒廠商議設計一款更高檔次的酒。黃永玉曾回憶說:1987年2月,我在家鄉鳳凰白楊嶺古椿書屋小住。2月7日那天,一個好晴天的上午,輕工局長顏精楚、酒廠的負責人叢恩普、龍志坤和一些同志,知道我回家鄉便從吉首趕來看我。閑談中,我說湘泉酒既然已經打開了場面,穩定了銷路,可以考慮搞一個再高一檔的酒品。我問,在湘泉酒質量基礎上提高一級有沒有可能?他們認真地想了想說,有可能。我說,那好!我把好久的一個設想馬上弄出來給你們,不過,你們再不要像上一次湘泉酒那樣遲疑了!我馬上叫五弟媳婦弄一塊粗麻布袋來,越粗越好,縫成一個口袋;又讓家鄉隨我多年的年青美術家毛光輝弄來一段一公分多點口徑的短鋼管,將沙粒塞滿小麻口袋之后,中間插上鋼管,再用麻繩扎在口袋頸脖子上。實際上這是一個厚實墩墩的小麻布口袋,我為之取了個名:“酒鬼”,并題寫了“酒鬼”和“無上妙品”印章。
        酒鬼酒從此誕生了。獨特的工藝、獨特的香型、獨特的包裝加上獨特的名稱,酒鬼酒很快成為當時中國價格最貴的白酒,著名作家蔣子龍品嘗酒鬼酒后,欣然寫下《酒鬼歌》:“今世出酒鬼,翩然成大器。人皆贊其美,品清香自溢。此鬼最風流,多情亦多趣。稱鬼不稱神,識高藏玄機。鬼名天下揚,反惹神仙嫉。有此鬼作伴,醉意勝醒意。”
        在黃永玉心目中,色鬼和煙鬼都是徹底的貶義,只有酒鬼,是憨直可愛的。酒鬼酒的整個設計過程很簡單,但它可能是中國最早完成CI體系的白酒產品,從命名、瓶型、材質、字畫到立意、解注,形意孤絕,妙手天成,構成了別具一格的產品識別體系,書畫與造型相得益彰,酒名與解注相映成趣。顯然,酒鬼酒的設計是在深諳中國傳統美學理念下的隨手采擷,是在深厚民族文化積淀基礎上的厚積薄發,是大師胸有成竹寫意式的一揮而就,無拘無束,清丑頑拙。
        麻袋瓶酒鬼酒面市后,大受收藏者青睞,1996年就有收藏者將酒鬼酒瓶當作“清代麻袋形酒壺”到拍賣行拍賣 ,2001年8月,南方某報又刊載文章炒作酒鬼酒瓶涉嫌抄襲《清代民窯瓷器》一書中所介紹的“清代麻袋形酒壺”。后經黃老親自南下廣州討說法,報紙才澄清所謂的清代酒壺就是黃永玉設計的酒鬼酒瓶。
        公司為進一步優化產品結構,酒鬼酒公司秘密制訂了一個超高端品牌研發計劃:(1)目標客戶:超高端精英、顯要群體;(2)酒基選擇:頂級秘藏酒;(3)酒體勾調:公司資深勾調專家;(4)包裝設計:美術大師黃永玉。帶著這個計劃,公司領導人多次拜訪黃老并談及品牌開發之事,黃老欣然答應。
        2004年5月,公司領導親赴黃老鳳凰古城“奪翠樓”家中。此次前來的還有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中國工藝美術協會名譽理事長李鐵映,此期間正與黃永玉切磋畫藝。黃老介紹說:產品已設計好,就叫“內參”。為何要將此酒取名為“內參”?黃永玉笑而不答,隨即取出早已寫好的一頁小楷,上面寫道:“此酒窖藏數量有限,只供給領有正式牌照之酒仙酒鬼欣賞品嘗,不作市場推銷活動,所謂:‘喝一瓶少一瓶,喝一口少一口之義’,庶幾近之,深望向隅之各路癮君子原諒”。為應和黃永玉所提“內參”,李鐵映則親自為“內參”酒設計了一款掛牌,特提寫了“密級”二字。
        現實中,“內參”,內部參考讀物之意,指供領導者或一定范圍內的人閱讀參考的內部文件,一般下發至縣團級領導閱讀,在有關領導批示允許公開前,內參的內容必須嚴格保密。而這種用于提供特權信息的刊物統稱“內參”,大都被定為國家秘密,有多種秘密等級。黃老與李鐵映此次聯袂創作設計“內參”酒可謂構思絕妙、珠聯璧合。
        通過向黃老了解,“內參”的瓶形造型及紋理啟發于舊時流行于民間送禮之用的油皮包紙,但貼上了“內參”紅標,體現了“雅源于俗、美藏于凡”的藝術境界;“內參”外盒畫有民間金色“長壽鎖”,盒蓋印有醬宗色火漆封章,與古時官府言機密事之章奏皆以皂囊封章相契,亦稱“封事”,為秘密、封存、貴重、珍藏、長久之意。
        “內參”酒瓶的設計集中體現了黃永玉大師“雅積大偽,俗存厚德”的創作哲學和藝術價值觀,道出了“內參”酒所寓含的“內部參讀、高端專用,秘絕深藏、居高自遠”的品牌氣質,目前,“內參”酒已成為中國白酒行業藝術價值與經濟價值完美統一的超高端品牌,因其品質卓越、路線神秘、限量生產、定量銷售,尤受高端消費群體青睞。
        2001年初,酒鬼酒公司高舉“文化酒的引導者”大旗,實施從“酒文化”向“文化酒”轉變的戰略, 7月,北京申奧成功,為慶祝、紀念這一世紀盛事,12月18日正式啟動“酒鬼洞藏文化酒工程”,在湘西鳳凰縣利達洞、奇梁洞建設了“酒鬼洞藏文化酒基地”,精選近400噸已窖藏10年的極品酒鬼酒密封于陶壇,封存于洞中,賦名“酒鬼洞藏文化酒”,定于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啟封,為中華健兒赴戰壯行、助威、慶功,此事件被評為2001年度中國酒業十大新聞之一。黃永玉為此書寫《湘酒鬼洞藏文化酒記》,鐫刻成碑,立于洞中。
        2008年初,藝術大師黃永玉為酒鬼酒公司設計酒鬼洞藏文化酒收藏版、紀念版產品包裝,題寫“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并創作《洞中酒仙》圖。7月8日,“酒鬼洞藏文化酒啟封大典”儀式隆重舉行。塵封七載的馥郁瓊漿——酒鬼洞藏文化酒如期上市,成為見證北京奧運的永恒紀念。
        酒鬼酒公司在白酒行業率先實施“洞藏文化酒工程",提出“洞藏文化酒”概念,并賦予“收藏”、“投資”等附加值,對豐富和張揚文化酒內涵具有引領作用,繼“復古”、“窖池”、“純糧”、“年份”等概念之后,白酒“洞藏”、“收藏”、“投資”概念悄然興起,使白酒競爭內涵朝價值化、資源化、文化化方向發展。酒鬼酒公司是中國洞藏文化酒的開創者,開啟了中國白酒貯藏科技新課題,首開“收藏”酒之先河,成為中國白酒洞藏工藝的實踐者。


             


       
      激情啪啪